竹林客

我不想离开,但不离开就无法进步。
干了这杯忘情水。

鹿菏:

明天就是高考日了,特地为各位考生们画了这枚“紫气东来锦鲤化龙符”,希望要高考的小仙女小帅哥们都能超水平发挥,顺利考上自己理想的学府!一入考场便化龙,紫气东来都高中!高考加油哦!比心 

笔芯:

转发此锦鲤

祝我等会抽卡能出许教授限定SSR!!



许教授你看看我啊!
如果出了我就给你发糖!

如果没有…我就……只能捅刀了!(X

酒泉苏郎。
英武耀世,誉满神州。

【棠棣之华】做一个思春的酒泉少女

不见苏郎,中心惶惶。

枉却东风:

祁连苍苍,黑水茫茫。


不见苏郎,中心惶惶。


月既落矣,星既沉矣。


银枪玄甲,何不入梦欤?



笑一笑,说一说,什么事不往心里搁。

旅行

左耀:

由于发布时间已到但写手未发布且联系不到写手所以代发,作者 @迢遥 




破旧的火车站,稀稀落落的人群,炙热的空气。
这是这片土地留给王耀最初的印象。
彼时的王耀,第一次离家旅行。
说是旅行也不大妥当,成绩优异的青年在高二学年的暑假不好好在家学习,收拾好行李,推开门说走就走。
“你去哪儿?”
“去远方,我已经成年了,想来一场一个人的旅行。”
 ……
     最后父母二人没有拦住心意已决的青年。
“他带够钱了吗?”母亲的声音带上了无奈。
“别管他。”
“呯”地一声,门被重重关上。
青年挺拔的身影渐行渐远。



王耀一直以来爱干净,白白净净的衬衫,整整齐齐的裤子,几乎是他的标配。但此时,长长的衬衫袖子被卷起,露出一截细长白皙的胳膊,不断擦拭着脸颊的汗珠。王耀的眉头微蹙,额头上已有了细密的薄汗。
炎热的空气,似乎要蒸发世间的一切。
来一场旅行,说着轻快,但实际去做,意想不到的变故便会接踵而至。
这座王耀从未来过的小城市里,错综复杂的街道让懵撞的异乡人不知所措。
越是着急,就越是迷茫。
王耀不得不暂缓脚步,火辣的阳光让他头脑发昏,眼见前面出现了一个小公园,就急忙奔去。
公园里的大树投下一片片清爽的阴影,瞬间化解了太阳的烘烤,一股幽香扑面而来,公园里的花格外芬芳。放松下来的王耀不急不徐地在树荫下漫步,宛转鸣叫的鸟儿是公园最佳的歌者,在王耀身边飞来飞去,时不时垂在树梢,压弯枝桠。
这个小城市的环境挺不错的,看来匆忙之中选的车票果真物有所值。
思绪突然中止,王耀惊讶地望着与他隔了两个花坛的少年,少年瘦小,坐在一个同样矮小的轮椅上,静静地一动不动,炎热的阳光打在他白皙的面容上,淡黄的短发反射着太阳的光辉。
“这个孩子,他不热么?”王耀看着如天使一般沐浴圣光的少年,心中升起一丝疑云。
坐着轮椅……是不能自己动么?或者,出了什么事?
王耀环视四周,空旷寂静的公园里,只有他和少年。
看来排除与父母游玩的可能了。怎么会有人大中午晒太阳增强患皮肤癌的概率呢?
王耀立刻朝少年奔去,琥珀色的眼瞳里是满满的担忧。



还没跑到少年面前,那颗金色的脑袋便转了过来,少年闪着光的紫色眼睛疑惑地望着大踏步跑来的王耀。
原来不是昏迷了啊。
王耀松了口气,又感到一丝无语。
两人在正午太阳光的直射下,相顾无言,青年和坐在轮椅上的少年,构成一幅清新的图画。
气氛好尴尬。
王耀想。面前的少年什么也不说,那双美丽的,如紫水晶般的眼睛只是望着自己,但眼眸深处,没有一丝同龄人应有的朝气和纯真。
“嗨!你好”王耀先打破了尴尬。
“你好。”自少年那转出一个细小的声音,他笑笑,被太阳晒得微红的脸颊凹处一个小酒窝。
不得不说,这个孩子的笑容十分可爱,王耀不禁对他多了几分好感。
“小朋友……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?”王耀不禁发问。
“因为放暑假了啊,你应该也是因为放暑假才出来的啊。”少年软软的童音真挚而惊讶,仿佛王耀问了个答案显而易见的问题。
王耀一时语塞,“……是的没错,但小朋友你真的不热么?”
“不热啊,我喜欢晒太阳,每天我都会待在公园里晒太阳的。”少年微微眯起眼睛。“但今天太阳格外晃眼,我头有一点晕。”让我自己待在这里吧。
“那我把你推到那边的树阴下好不好?我的行李在那,有水可以给你喝。”王耀不由得担心起来,这个残疾少年一举一动都和寻常孩子不大一样,很令人……担忧?不,更准确的表达应该是
——心疼。
少年清亮的眸子默默地审视着王耀,须臾之间,他说
“嗯,谢谢你。”少年冲王耀一笑,眼眸犹如托起太阳的大海。



少年说他叫伊万,母亲是俄罗斯人,出生在这座城市。
青年说他叫王耀,准高三生,现在正在进行一场旅行。
“你旅行的地点就是这座城市吗?”
“目前是啊,这里环境挺好的。”
“一般来说,有志向、有抱负的社会主义接班人都会选择去大城市增长见识。”
“我就是从大城市里面出来的,大城市的节奏很快,太快了,每天忙忙碌碌,一点都没有真正轻松过。”王耀望向周边的街道,过路的行人悠闲而从容。一人在赶路的过程中突然走进公园,摘下一片绿叶,闻闻盛开的花朵,又无声无息地离去了。
“你还真不像个刚上中学的孩子,说话老气横秋的。”
“我就这样。正常的孩子是怎样说话的?”
“嗯……可能跟你差不多,但你给我的感觉太成熟了。”王耀哑然失笑。
王耀很久没有碰上一个可以自在聊天的人了,他很享受与伊万的谈话。
时光就在这儿一大一小的谈话中默默流逝。
当红日缓缓陨落下去时,远方的天穹发散出如精心装点的水彩画一样绚丽的光芒,层层叠叠的高楼成了这夕阳唯一的宠儿,片片云朵被彩色晕染,在寂静的天幕下漫漫舒卷着。
“真美。”王耀睁大眼睛,生怕错过了这难得一见的奇景。
“是啊。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”伊万紫色的眼眸染上金色的光辉,但却没有一丝丝暖意,“一切美好的事物终会消散,王耀你如此喜欢这夕阳,那么当它消失殆尽时,你一定会伤感吧。”既然如此,倒不如一开始就拒绝沉沦。
王耀很诧异一个孩子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,但看到伊万说完后低头偷偷向他这儿看的不安样儿,仅有的不快也消失殆尽了。
“我不会伤感,相反,我会一直很幸福,哪怕它在下一秒就永远消失,因为我看到了如此美好的事物,这本身就是幸运女神的馈赠啊。”
“难道你不想让它再存在久一点吗?”
“当然想,但它从来就不属于我。”王耀望向依然绚丽的天空,似是想起什么,“伊万,你知道人死后能带走什么吗?”“什么都不能带走,我们带着最纯净的灵魂来到世上,同样,也将带着灵魂回去,而我们的肉体、金钱、书本等都会留在这宇宙,为世界做贡献。作为一个人,拥有自己家人、朋友是最大的幸福,其他的我们所“拥有”的一切,有就够了,哪里还能奢求更多呢?”
“想要更多,这是一种自私吧。”伊万的声音平淡落寂,隐隐带有一丝伤感。
“不是的,这是人天生就有的欲望。人们因为欲望才创造了现在的文明。”伊万抬头,正对上王耀坚定的目光,耀眼得与天边的晚霞媲美,“但我们应学会快乐与知足,学会正确控制自己的欲望,让自己活得幸福充实。”王耀用手轻柔地抚摸着伊万淡金的发丝,温润的眼眸好像夜空中的微亮星辰,安谧、温润。
时光,似乎在这一刻静止了。伊万直直地望向眼前微笑着的青年,有一股别样的温暖,自心间漫溢开来。
“谢谢。”伊万如释重负地凝视着王耀俊朗的面容,“真的谢谢。”
“有什么好谢的呢?将自己的人生观分享给朋友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希望对你有帮助。”王耀眨眨眼睛,看向伊万的目光更加温柔。
“朋友……”原来他已经把我视为朋友了啊。
“唉。”王耀故意叹了口气,“原来我还没有从陌生人变为你的朋友啊。”
“不……不是,你是我的朋友。”伊万急忙说,他不想失去这温暖。
“我知道的哦,一下午的时光虽然短,但能改变许多。”王耀冲伊万展现了一个最真挚的笑容。
“嗯……”伊万报之以微笑,他觉得王耀简直是上天派下来的天使,来拯救他残破的身心。
他的话语,比正午的太阳还要温暖千倍万倍。


远方飞驰而来一辆雪白的车,伊万很熟悉,他知道自己将与来自远方的友人告别了。
“王耀再见,爸妈来接我了。”伊万有些不舍。
“再见,那么我也该回旅馆了。”
天,彻底漆黑下去。
“你明天还来吗?”伊万问。
“这儿的环境很好,我会带几本书来这看的。”王耀笑笑,“期待与你的再次相会。”
“嗯!我也是。”
与你的相会,简直像从命运宝箱中抽出一个大奖。



青年和少年成了朋友,这是偶然的,又是必然的。
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,王耀与伊万的友谊渐渐地变得更加深厚。
伊万自从那天起,就再也没有去不要命地晒太阳了。他每天和王耀一起看看书,聊聊天,日子过得舒心而惬意。
世界,在伊万眼中,变得更加五彩缤纷。如果说伊万以前的生活是一颗灰色的行星的话,那么王耀,就如同光芒万丈的太阳,点亮了行星的半边天空。
但伊万的心里,一直存有一个坎。
王耀从未问过他为什么残疾。
但凡不知道伊万残疾缘由的人,渐渐熟络起来之后,都会或直白或隐晦地问。伊万会告诉他们,然后继续顶着其他人异样的目光生活。
与其逃避,不如面对。
这是伊万自经历变故后悟出的道理,但王耀,连给他一个面对的机会都不给。
所以伊万今天拿着一本书,愣是没翻页地读了半晌。
王耀疑惑地问他怎么了,伊万别别扭扭地说出了他纠结的问题。
王耀了然地笑笑:
“我在等你主动跟我说啊。”
伊万撇了撇嘴,忽然觉得这个问题不重要。至少,他现在不在意了。





“话说,王耀你是高三生吧,暑假里难道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一直学习吗?”
王耀歪歪头,思考了一会儿说,“我以前过的就是这种日子啊,成绩也得到了应有的回报。但现在我离家旅行,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生活在一片沼泽中,所有的一切,都被沼泽化。”
“沼泽?”
“嗯,在沼泽中,越是低级的生物,越能生存下去,越是高级的生命,越会被窒息。”
“这种学习的日子,会是沼泽么?”伊万皱了皱眉
“我问你,沼泽是什么?”
“沼泽……看起来无害,实则一碰便会陷入深渊……那么我也有一个想法和你类似,初中的生物课上,整整两个学期,我们都未进入实验室,也就是说,没有实践,全靠学生的理解记忆能力。”伊万叹了口气,“据九年级的学长们说,整个初中生涯,学生们进实验室的次数屈指可数。更可笑的是,无论你学了没有,最后都必须进入实验室,进行理化生实验加试。”
“哦?你们这种情况是近年来的吧,当年我们可是经常去的。”王耀用手轻轻梳理着伊万柔软的发丝,“现在的应试教育更加根深蒂固了。”
“应试教育对学生们来说,究竟是好还是坏?”
“能创造的人才是真正有价值的。”王耀用眼神示意伊万不要再说下去了。
有些东西,随便聊聊就好。
“不过,沼泽在我看来,是一潭不与外界交流的死水,像闻一多描写的那样,在这样的环境下,我们一生下来就生活在一个狭小的圈子里,对人情世故了如指掌,上学后学习一些有用的知识,把这种灌输过来的知识视为有用的工具。没有挑战,没有新鲜感,我们自己吧自己囚禁在死水里,以为自己就是全世界。”王耀望向远方深不可测的苍穹。
耀眼的太阳光穿过大气层后还是原来的模样吗?
“所以,你来到了这座城市,打破自己固有的生活环境,感受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?”
“你很聪明。是的,一些东西,只有自己真正体验过,才会真正受益。”王耀欣慰地看向伊万。
“如果你到过千万个与这座城市不同的地方,我相信你会收获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。”伊万感叹道。面前的这个青年,前途一定是美好的。
“我诚挚地盼望着,也准备为此而付出一切。”王耀的言语轻柔,字里行间中却流露出下定决心的肃然,“交一两个能说上真心话的朋友是我这次旅行的另一个目标。毕竟,无论我学习的知识多么丰富,懂得学问多么深奥,没有能倾诉的友人,我的生活就连一片绿叶也不如。因为没有一片自然生长的绿叶是单个的啊”王耀期待地望向伊万,真心诚意的目光让伊万为之一颤。
“那么伊万,你愿意与我一起收获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吗?”
伊万指了指自己毫无知觉的腿,苦笑道:“我就算想去旅行也无能为力啊。”注意到王耀突然黯淡下来的目光,他急忙补充:“你可以每到一个地方就拍一张照片,发给我看看。这样,我就可以用你的眼睛去看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了。”
“好。光拍一张照片怎么够,我要专门记录一本日记,写上每到一个地方的我的感受。”王耀的语气低柔宛转,可却有一种让人不可抗拒的坚定,他轻轻拉住伊万的手,微笑道:“而你,则要好好活着。我们拉勾,一百年不许变。”
“嗯,一百年不变。”伊万的小手指与王耀的小手指勾在一起。两双眼眸里,皆是对未来的憧憬。





虽说是主动提出约定的,但王耀心里也没多少底。他伸出小拇指,刚才拉勾的触感还历历在目。
一百年不许变,什么一百年啊,自己能不能活到还是个问题。但一想到伊万闪闪发光的眼睛,王耀又打定主意,一百年就一百年,看过去过千山万水之后,一定回来把厚厚一沓日记和照片送给伊万。
是的,送给他,送给喜欢的这个男孩。
既然你不能去看那丰富多彩的世界,那么我就替你,把你未走过的路,全部走完。
人,无论什么时候,都应该有个虔诚而真挚的追求。
王耀觉得自己又幼稚了,未来的路还扑朔迷离,自己还任性地把未来都规划好。
但既然都规划好了,就永远不会放弃,毕竟一直有人在等他啊。
他轻轻点开信息,未读的几条都是父母殷切的呼唤。
自己该结束了,无论是一开始就可笑的旅行,还是自己那份叛逆的心思。滑动手指订了返家的车票,出门在外的游子终于结束了任性。
家,是每个人温暖的归宿,家中有亲爱的家人,熟悉的菜肴,永远的爱。这是无论怎样装作不在乎,都会流下泪的东西。



“再见。”王耀对伊万说,“那个约定我永远都不会忘记,但从现在开始,往后的数年内,我们可能不会再见面了。”
“手机在高三就不用了,这是我家的地址,你可以写信给我,我会回复的。”
“照顾好自己,温暖的阳光有时风险也很大。”
“谢谢你这个暑假的陪伴,跟你在一起的时光我收获了很多的回忆。”
“多交几个朋友,别只等着别人来找你。”
“还有,我们永远是朋友,我会想你的。”
暑假,短短两个月,但是那么长,足够两个灵魂熟络起来,足够把彼此引为知己,足够完成一次人生的蜕变。
但同时,它又是那么地短,短到告别的音讯是那么突然,离开的背影是那么决绝,思念的心情是那么汹涌。
“再见。”伊万颤抖着声音回复。
现在的他已经成长了很多,走出了往日的阴影。那深入灵魂的紫水晶般的眼眸,纯粹得如同托起太阳的大海。
“还有,谢谢。”
与你在一起的时光是受益终身的。
我的身躯虽然残破,但心灵却幸福干净。